這是很短的一則故事...
雖然寫的不是很好
但還是寄到正中少年校刊了
說實在的
現在看你們可能沒有感覺了
如果時間調到前一兩個禮拜
你們就...我也不知道該說啥

(正文開始)
 

緊接著「咻!咻!咻!」三聲,又是「啪!啪!啪!」的三連巨響,那棍子從不留情,就這樣甩在小仁身上,小仁痛得趴在地上幾乎要喊救命,教室猶如屠宰場,哀嚎聲直穿耳中,令人聞之喪膽。其實,受刑人不光是小仁,還有瑋哥、席飛和我這黨無惡不作的傢伙,不過小仁是這群中最不服輸、最大膽,也最常被打的一個。

  班導處罰完小仁後,便開始頒布他的罪狀,「上課作怪,屢勸不聽」「作業未寫,缺交數次」「公然吸菸喝酒,違反校規」,之後,還有大約五六個,通常班導念到一半,全班就已經趴的趴,睡的睡了,因為那實在是太無聊了,好像一個和尚唸經給石頭聽似的。

  鐘響,好不容易第一堂課結束了,小仁、瑋哥、席飛和我跟平常一樣,邊聊邊走到福利社旁。「還算老師嗎?功課沒寫也惹到他」瑋哥一邊抱怨著,一邊走進福利社。「看來,他是不怕被炒魷魚,還是不打人手癢?」席飛跟著抱怨。小仁則擺出一副沉思的樣子,想了好一陣子,終於開口,「好,我絕對會讓他被趕出學校」。我在一旁,聽的倒是有些提心吊膽,卻假裝很自然,「那小仁,你說說看你有什麼辦法能把他趕走」。「不然,寫信給校長好了,今天中午,就等著瞧」小仁自信的眼神帶些怨恨,恐怖極了!

  隨著時間越來越接近中午,我也越來越不安。這氣氛,和飛彈在頭上竄來竄去沒什麼兩樣,隨時都會被炸成碎片一般。「小賢─小賢──」即使小仁那悄悄的呼喚聲,仍把我嚇住了。「早上我叫你用相機錄班導打我,檔案還在嗎?」「嗯在呀」我猶豫了一會兒,「那快把相機給我,派上用場了。」我又拖了幾秒鐘才,終於把相機交到他手上。

  第三節下課,小仁帶著一台相機和三個黨羽往校長室出發。經過我們一翻囉嗦又漫長的陳述,校長終於清了清喉嚨:「好吧!我非常同情你們的經過。不過這當老師的做成這樣,太不應該了吧!」校長說完後,又補上一句:「我會處理你們的問題,你們就先回教室吧!」當然這些陳述都是小仁事先「篩選」的。

  隔天,二十七日一大早,一進教室,就有一股濃濃的火藥味。班導今天非常沉默,還掛起一張又是憤怒又是哀愁的臉,一旁不停竊笑的小仁,讓我覺得非常不對勁。說也奇怪,這一整天下來,居然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可說是預料之外。回家之後,我也開始愁起來了,有一種很矛盾的心理,不知道小仁太過分或是班導罪有應得。

  不知不覺中,一天二十四小時,匆匆的從眼前飛過了,二十八日,教室裡更是嚴肅了,安靜的只聽見時鐘滴答聲。特別的是,平常總會站在台上滔滔不絕的那位,換成了一個又矮又瘦帶著眼鏡的老師,全班沉寂的很尷尬。

  接著一陣馬蹄聲,不,那是班導,他不發一語的走進教室,他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在辦公桌上東翻西找,一會兒又把茶壺、書本括進那背包裡,他本來像是要離開了,卻又折回,重新翻了翻抽屜,最後有些失望似的離開教室。「哈哈!他都不知道,他櫃子裡那些書,被我給藏了起來」小仁得意的說。「什麼?」我差點大叫出來,還好我及時把這話給吞了下去。

  接下來,我突然感到一陣刺痛,我問了問自己,班導走人,又被藏了幾本書,這就是我要的嗎?這就是他打我們換來的嗎?還是因為我們一時的不爽讓他轉到別班?從第一節到第八節課,這些問題和班導的身影不斷的在我心中盤旋。

  最後一個鐘聲響了,今天我和小仁走同一條路回家,就決定到附近那家網咖解解悶。偶然間,我們發現從班導那偷來的書中,有一本厚重的筆記本,我和小仁互相望了一眼後,趕緊把他翻開來,上面寫著:

  九月二十七日,我幫我帶的學生,買了三十七張桌墊還有一些當作獎勵品的原子筆,我昨天還苦思要怎麼教導班上那群傢伙,尤其是張敬仁。其實這幾天,我幾乎天天拿棍子修理他,雖然他是一個真的很帥的男生,但我不希望他像我那兒子,都成年了還去外面喝完酒惹事,我更不希望他就這樣出車禍。而我最近這幾天,確實殘酷了些,應該可以

  班導這篇日記似乎還沒寫完,我和小仁卻低下頭,結束了這不懂事的我們。
回部落格首頁

guppoe2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