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霧遮起了月亮
沒有一絲星點
逆著夜風
身邊刮過了無數刀

剩下街上的燈亮著
街道旁沒有些聲響
採集了怨恨
心中哼起淒涼的小調

當太陽隔著漸漸東轉的西半球
朝向這裡
第一道光
劃過山脈直搗天際
這又是另一個開始
或者是
另一個結束
他漸漸想起
白天或夜晚
都還是在地球上

只望夜風能繼續刮
掀起身上的塵埃
呼嘯而過
即使是夜色
也是有乾淨的
無情冰冷的夜風
將讓不安分的情緒
清醒






guppoe2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