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真想重新來過,現實就像噩夢一樣的糟糕,直到今天才發覺。
還是忘掉算了,忘掉自己的姓名,希望那希望之火永遠不滅。


懼、期待、憂傷、感慨,縱橫交織著,這凌晨四點半冰冷的夜色。空氣的溫度非常低,然而希望卻沸騰著,該說興奮或害怕呢?一切寄託在牆上掛鐘敲第六下的剎那,隱隱約約醒著的凌晨四點半。

隨秒針擺到「XII(12)」的那瞬間,沉重的鐘聲響了,伴著一旁急躁的鬧鈴,我恍忽的醒來,就如暑假消遙的日子,一恍即逝。

好吧,八月二十八日,的確沒什麼特別,和平時一樣刷牙、洗臉、吃早餐、整理書包,踩著家樂福買的BIKE出發。倒是路上不小心撞了一下停在路邊的車子,差點從腳踏車上跌了下來,才剛要往那台可恨的破車上踹一腳,急促的防盜警鈴開始狂吼,雖然沒有人,還是備感尷尬落荒而逃。

過了一個不愉快的六點三十分後,不知不覺,已經到達通往學校的最後一支紅綠燈,旁邊停了一輛媽媽載著穿校服學弟的摩托車...。轉眼間,綠燈莫名奇妙的亮了,眼中景象乎然像電影跳格播放一樣轉到了另一個畫面,我這才意識到自己楞了十秒鐘。同時,綠燈也過了十秒,媽媽載著兒子上學的情景忽然消失,剩下車如潮水從身旁呼嘯而過。

又經過五秒,力量才從腳傳到踏板,趁剩下不多的綠燈時間,趕緊穿過路口,忽然當了學長還真不適應。

人來人往,我們這些當學長姐的反而比他們慢,只見路口站滿了急著上學的學弟妹,抱著期待的樣子,而他們的學長姐們,反而找不回那種溫度了。

後門,勵志樓,遠遠望去看到七年三班的鐵窗,班牌已經悄悄換成八年三班了,如果那一切可以從來,回到原始的七年三班,甚至乾脆是四班五班或...,該是多麼新鮮,想起這年和一堆傻子浪費了365天的時間,不禁一陣失落湧上,甚至卻步永遠不想再面對這可怕的七年三班,嗯..也可以說是八年三班啦!

心裡吸足一大口氣後,終於抵達走廊,沒想到走廊到教室15公尺竟是這麼漫長的一段路,幸虧看到了張博翔一副輕鬆的面孔,才加速前進。

在我的位子上,和平常一樣打開氣窗,第一個念頭就是「該換位子了」,即使我多麼想坐在窗檯邊呼吸新鮮空氣。
 
8月28日,那天,才知道自己是多麼寂寞、冷淡的一個人。

但願溫度不要為了時間而冷卻。

很淒涼的一天,純粹抒情,也許打完這篇文章又覺得自己是那麼蠢吧!

回首頁

guppoe2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